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安丘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7 09:44:55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安丘白癜风,云南能不能治疗白癜风,山东能治白癜风的偏方,木兰白癜风医院,德州白癜风是否遗传,武安白癜风医院,济南能根治白癜风的药物

  

文:代桂云/壹心理专栏作者

铃兰想要考驾照,被老公一口否决,理由是“女人开车太危险,还是老老实实在家带孩子吧!”她一再坚持,老公撂下狠话,“那你就连驾照和离婚证一起拿吧!”

“日益枯萎”,铃兰用这四个字形容婚后的自己。婚前,她是一个把平常日子过出诗意的女人,工作之余,她读书,写诗,养花,与一帮朋友聊卡尔维诺和马尔克斯。婚后,她很快生子,按照老公的要求做了全职太太。恋爱时老公说,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养着她——他负责挣钱养家,她负责美貌如花。她心里暖暖的,觉得自己遇到了真爱。她像老公期待的那样成为一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,而老公也如她期待的那样成为一个事业有成的企业家。

可是,她发现自己活得越来越无趣,生活中只剩下柴米油盐。尽管十分郁闷,但她没有过多坚持,因为“花老公挣的钱,内心有罪恶感”。“你什么也不需要,有我就够了”,之前老公常说的这句话,被她当成最甜蜜的情话。现在,她觉得憋闷。

婚姻进行到第12个年头,她提出离婚。因为她觉得自己“形容枯槁,面目可憎”,婚姻已不再滋养自己。 “如果婚姻不能让我更美好,我要它干什么?”她幽幽地说。

  

『在亲密关系中,你可以绽放吗?』

如果把婚姻看成一个花园,你和伴侣是花园中的植物,你和伴侣都是什么植物?是什么样子的?

在咨询中,我有时会让来访者做一个花园意象。这个意象,很大程度上是他们婚姻的真实形态。

一位女性来访者的意象是:老公是一棵郁郁葱葱的粗大杨树,她是树下一株瘦弱的月季,花瓣正在凋落。虽然大树可以遮风挡雨,但也挡住了月季的阳光。花园中的养料都被大树吸收光了,月季得到的养料仅能维持基本生存。

另一位女性来访者的意象是:她是一种匍匐在地上的不知名的植物,男友是一种寄生在它身上的暗黑植物。暗黑植物以匍匐植物的痛苦和绝望为养料,匍匐植物越痛苦,暗黑植物越疯长。

一位男性来访者的意象是:老婆是一丛盛开的牡丹,泼泼辣辣,花枝招展。他是一棵狗尾草,离牡丹远远的,独自卑微地活着。

很多人因为痛苦的关系而走进心理咨询室,他们纠结于生活中的一地鸡毛,纠缠于伴侣的承诺与失信,却很难从更高的视角来审视这段关系。如果把人生拉远了看,把关系放低了看,很多人会发现,进入一段亲密关系,自己的生命力被严重限制,越活越紧缩,别说绽放,连之前的自然状态都没法保持。

“听了越来越多的故事,发现在关系中,特别是在婚姻中,能够让对方做自己的伴侣,非常少见;能够支持对方成为更好的自己的伴侣,更是少之又少。”我将这句感悟发到朋友圈,很多人点评“深有感触”、“确实如此”。

很多人深陷痛苦的关系之中,却很少思考一个问题: 一个好的关系或好的婚姻是什么样子的?我发现,让来访者自己明确一个好的关系模板,或者咨询师提供一个好的关系模板,可以指引一个方向,让来访者在迷茫中看到一丝光亮。

舒婷的《致橡树》,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好的关系模板。

我如果爱你——

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,

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……

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,

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。

橡树与凌霄花是不好的关系模板,双方共生绞杀;橡树与木棉就是好的关系模板,彼此独立平等。

  

『为什么不允许对方绽放?』

在农村,一些贫穷的多子女家庭,往往只能让一个人绽放,这个人多半是儿子。因为太穷,父母会集中绝大多数的家庭资源,供养儿子上大学,而女儿只能压缩自己的梦想和生命力。

但像铃兰的家庭,已经不存在经济资源不足的情况。甚至有的家庭中那个被压缩生命力的人,可能还是家庭财富的主要创造者,那为什么也得不到绽放?

表面上看起来是因为关系严重失衡,一方过于强大,一方过于弱小,强大的一方挤占甚至掠夺了弱小一方的资源。更深层的原因是表面强大的那个人,心理发育水平很低,严重缺乏安全感,需要极度控制对方,以让这段关系处于自己的掌控之中,从而获得一种虚假的强大感。

对他们来说,失控是最要命的事,在失控面前,对方的需求根本就不值一提。就像铃兰的老公,他不让她考驾照的理由,表面上是担心她的安全,其实是他无法容忍一个不在自己计划或掌握范围之外的事情发生。驾照也有一定的心理象征意义,意味着自由或驾驭,所以他才说出那样极端的话来。

很多父母也是这样,对于孩子提出的一个需求,明明很轻松地就能满足,偏偏不答应。我一个朋友,上一年级的儿子看到同桌有一个漂亮的小本子,也想要一个,她一口拒绝了。问她为什么不答应,就几块钱的东西,她又不差钱。她说漂亮本子是小女孩才会喜欢的东西,还有不能他想要什么就买什么等等。我问:“孩子的愿望满足了会有什么样的感受?”“当然开心了。”“那你为什么不愿意看到孩子开心呢?”这句话让她陷入沉思。

仔细探究,那一刻,她头脑里的小声音是:他竟然提出了一个我从没考虑过的要求。这个要求打破了她的自恋——原来儿子是一个独立存在的生命,而不是她自己的一部分。

对于自恋的人来说,让对方做自己是太大的挑战,他们脆弱的自我根本兜不住对方时时冒出来的自由意志。他们希望伴侣傻傻的、笨笨的、丑丑的,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下。对他们来说,一个自由绽放的伴侣,就意味着他们内在王国的破碎。

  

『平等合作是绽放的沃土』

“每一个人都背负着三大约束而生,这是三个不容忽视的人生枷锁。”个体心理学之父阿德勒认为,每个人都面临着三大任务,我更愿意说是三大真相:一是我们都生活在这个小小的星球上,我们是人类的一员;二是没有谁是人类中的唯一存在;三是人类由男女两性构成。

个体心理学认为,一切人类问题都可以归类到这三个主题中:职业、社会与性。也就是说,我们需要找到一个赖以生存的职业,以便在这个资源受限的星球上活下去。没有人能够独自生存,因此我们还需要在群体中找到自己的位置。我们都需要与另一个性别的人打交道,没有哪个男人或女人能够不顾这个问题而度过一生。一个人如何在这三大枷锁之下相对自由地活着呢?个体心理学提出的一个重要观点是:合作。

在德国的某些地方,有一种测试订婚的男女在婚姻中是否般配的古老风俗。婚礼前,新娘和新郎被带到一处空地,空地上放着一棵被砍倒的大树。他们拿到一把双手锯,要将树干锯成两截。这个测试可以揭示出两人彼此合作的深度。

心理学家将夫妻关系类型归纳为七种,比如爱情型、功利型、失望型、惰性型、建设型、平等合作与分工型、一体型。研究发现,那些幸福美满的婚姻都离不开合作。比如建设型夫妻,他们有创业致富、教育子女等共同目标,并围绕这些目标密切合作,在达到一个目标之后,又追求新的目标。还有平等合作与分工型夫妻,他们会根据各自特点与时间,平等分担家务,料理家政。很多夫妻看不到分担家务对婚姻的重要性,《家庭心理学月刊》上发表的一份调查显示,共同分担家务的配偶性生活更和谐,婚姻更快乐。美国加州大学的研究者发现,帮忙做家务的男性与不做家务的男性相比,能够多得到50%的性爱。

当婚姻中缺少平等合作,只允许一个人恣意绽放,另一个人的生命力必然会被严重压抑。正如铃兰的感悟,“如果婚姻不能让我更美好,我要它干什么?”很多时候,独自一人,反而会让生命更加饱满。几年前读《阿朝来了》,我就有这种感受。

阿朝是《窗边的小豆豆》的作者黑柳彻子的母亲,在丈夫去世后,70多岁的阿朝开始了真正的绽放。71岁开始写作,72岁时《阿朝来了》成为畅销书,80岁出版《小豆豆与我》,95岁出版《阿朝快100岁了》。她获邀去日本各地及国外演讲,80岁时在美国开始自己梦想的生活,拥有种满花朵的园子。她85岁时还想谈恋爱,95岁开始化妆……

“婚姻应当是两人合作无间的经营,谋求两者共同利益,为孩子谋福利,同时为社会创造利益。”阿德勒说,由于婚姻是平等的合作关系,所以没有哪一方应该凌驾于另一方之上。如果婚姻花园里拥有了平等合作的土壤,就会生长出两个共同绽放的生命。那是人世间的最美的风景。

本文来源:壹心理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河南白癜风病因